嫌疑人長髮化療副作用飄飄,看起來像個藝術家
  紅網株洲站2月14日訊(株洲晚報記者劉偉/文 汪成/圖)單人飛車搶奪14次,次次得手,連大年初一、初二都不停歇的嫌疑人是誰?在民警鎖定的目標中,一個微胖男子在冒汗,一名男子長髮飄飄很像藝術家。他們兩ssd固態硬碟人當中,到底誰才是嫌疑人?
  昨日,石峰公安分局刑警大隊的鼎曜製冰機資深警探們披露了這起系列飛車搶奪案的詳情。
  【抓捕】
  行李里的裝潢贓物讓他露餡
  2月12日上午9點20分,荷塘區鑽石路口的汽車站裡,一輛從我市開往永州道縣的大巴車即將發車。這時,一隊便衣刑警登上了大巴車,表明身份且說明瞭是在抓捕一名犯罪嫌疑人。民警觀察到,一名微胖男子在冒汗,另租賃製冰機一名戴眼鏡的男子也是警方懷疑的對象,可他清清瘦瘦、留著長髮,倒像個藝術家。
  到底誰才是嫌疑人?事實上,根據線索,民警只看到過這名男子在視頻中留下的背影。
  在此之前,經過調查和串併案,民警得知嫌疑人為男性,來自永州道縣,長期在我市務工,租住在石峰區。2月11日,此人打算回永州。
  警方馬上去了火車站、株洲各大汽車站,甚至詢問了包車事宜。結果是火車票很難買,包車過去要600多塊,警方推測嫌疑人不會花這麼大成本回家,那就只剩一種回家方式了——坐汽車。
  問遍了我市幾大汽車站,民警得知,12日,只有位於鑽石路口的長途汽車站有2班到道縣的汽車,上午一班是9點20分。
  當天,8位民警身穿便衣,來到汽車站的停車坪,觀察上車的乘客。男乘客只有7個,其中一個還是個10來歲的孩子,果斷排除。
  另外6個裡面,根據年齡判斷,民警鎖定了2個人,一個是40來歲的微胖男子,一個是30出頭戴眼鏡的長髮“藝術家”。一個微胖、一個清瘦,怎麼會差別這麼大?民警說,因為該男子是在冬天作案,穿的都是防風大棉衣,頭上還戴著帽子,所以看不出具體的胖瘦以及髮型。
  民警分別對兩個目標人物進行了盤問和檢查。
  其實,民警當時心中更偏向於那個微胖男子,因為他身材比“藝術男”魁梧一些。畢竟飛車搶奪也是個力氣活,而且一直在冒汗,回答問題口齒還不利索,打開他的行李,裡面有把彈簧跳刀。
  而那個戴眼鏡的長髮“藝術男”則淡定得多。面對盤查,他先是愣了一愣,說“我不是壞人,我是賣水果的,你們那個民警還在我這裡買過水果。”說著,他把手指向了便衣中的雷警官。雷警官愣了。這“藝術男”還真在石峰區清石廣場一帶開了個水果店,雷警察及家人也去光顧過。
  不過,民警也沒有放棄檢查“藝術男”的行李。結果在他行李里找出了3台手機,其中一臺與報案人描述的手機一致。
  就此,民警把“藝術男”帶回審查。至於那名微胖男,他說,自己本來就體虛容易出汗,加上又帶了刀具,所以面對警察有些緊張。
  【財迷心竅】
  春節前後,獨自飛車搶奪14起
  經過審訊,“藝術男”交代了自己在我市石峰區、荷塘區飛車搶奪14起的犯罪事實,涉案價值3萬餘元。過年之前實施了8起,年後6起,包括1月31日(初一)2起,2月1日1起、2月2日2起、2月5日1起。
  “藝術男”姓熊,今年30歲。2004年就來我市務工、做水果生意,租住在石峰區。因為違法犯罪,2012年才刑滿釋放。他與前妻有兩個孩子,後來在我市又交往了一個女朋友,對方也帶著一個孩子。生活壓力蠻大的。
  熊某本來經營著一家水果店,生意一般。為了節省開支,他退了門面,開著一臺機動三輪車流動售賣水果。去年年底,熊某買了輛二手男士摩托車,想著空閑時開“摩的”貼補家用。熊某說,萌生飛車搶奪的念頭是某次在網吧里碰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告訴熊某,飛車搶奪來錢比較快,比賣水果好多了。
  後來熊某就開始一個人飛車搶奪了。實施搶奪時,他一隻手把握車把手,一隻手來搶奪。  (原標題:株洲瘋狂作案14起的“飛車黨”落網 (圖))
創作者介紹

出貓

rfgqj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